诠释、这悲伤

摄犬.PHOTO DOG:

Blue Beatles

2012年摄于新加坡

Mamiya C330, 65mm lens, Fuji Pro 160s, F3.5, 1/125s

雍容致殇:

看,日出的方向
是亚平宁的东海岸
风却没有吹来
也没有感到任何寒冷
我自西方而来,站在格兰萨索的山峦
看东边升起的太阳。

和威影像实验室:

荆棘Thorns摄影 2012  130x104cm


我要穿越这条荆棘之路

可我又眷恋这片柔软之地

 

I will have to cross this land of thorns

Yet I do favor its softness


香鸡大人:

2011年拍的dabora,當年14歲巴西小嫩模

攝影:@陳俊Jun.C

Juerg Kaufmann:

This was my desktop picture for a very long time. Took it when I was trekking in the Alps..loved it a lot.

Ormis sodhuu:

远去的奥登车,记忆里的童年。

在那遥远的牧区,奥登车已经消失。

记得小时候,坐在奶奶的身边,坐在奥登车上,和奶奶一起去草原的家。

走了很久,大概有3个小时,到家的时候已经天黑了,那时候觉得好漫长。

如今看来,这样漫长的时光一去不返了。。。

     在2014年夏秋之际,在新巴尔虎右旗宝格德乌拉苏木,这个我很熟悉的地方,我时隔许久的记忆,跨越了十多年看到了奥登车,如果说内心反应是激动不以,那身体上的反应,那就是浑身的毛发瞬间竖立起来。

      如果我可以改变,我只能用微薄的力量来记录这些瞬间,如果可以改变,我只能通过自己的文字来怀念这些瞬间,如果可以改变,我可以从我自己开始。

2014记录永恒的瞬间。